失独母亲为“找回儿子”做5次试管婴儿:你走以

时间:2019-11-03 15:15来源:未知作者:admin点击:

导读:
扫描关注公众号

2014年5月1日,上海市徐汇区一小区发生火灾,在救灾过程中,消防战士刘杰和钱凌云被热浪冲到窗外,坠落至门廊平台,光荣牺牲。

应贤梅是年仅20岁的刘杰的母亲。

在意外发生之前,应贤梅和丈夫刚为儿子买了婚房,憧憬着以后的美满生活。

一夕之间,应贤梅从一位幸福的妈妈变成了失独母亲。

儿子牺牲的消息传来时,应贤梅一下瘫了下来:

“我们就这一个孩子,他不在了,天塌下来了”

子孙绕膝,是融进中国人骨子里的朴素念想,可如今,这对于应贤梅来说,却成了最大的奢望。

前半生幸福清零,生活瞬间被悲痛填满。

那段时间,应贤梅和丈夫没法住在家里。

一次,两人睡到半夜,回忆起儿子在世时的点点滴滴,心中悲痛难挡,穿着睡衣就从家中跑了出来,爷爷奶奶也跟在后面一边跑一边哭。

孩子去世后,再强大的父母都变得孤立无援,再美的人间烟火,都会成为触景伤情的线索。

很长一段时间,只要一想到儿子,应贤梅的眼泪就会夺眶而出,不敢看儿子的照片,不能走进儿子的房间,因为每一次都会重复失去的痛苦。

为了“把儿子找回来”,应贤梅和丈夫决心再要一个孩子。

42岁的她做了5次试管婴儿,终于在2018年6月迎来了女儿的诞生,全家人喜极而泣。

新生命的到来,给这个沉浸在悲伤中的家庭注入了生机,全家人露出了久违的笑容。

女儿出生后,应贤梅经常在心里对儿子刘杰说:妈妈不是不爱你,你永远在妈妈的内心最深处。

而我却在应贤梅的话中读到了另一重意思:

妈妈还爱你,但真的撑不下去了。

一位失独母亲曾说过:

医学上把痛分为10个级别,生孩子的痛是最高一级——10级。

我能忍受10级的疼痛,把儿子带到了这个世界,但是他离开这个世界的痛我真的忍不住了。

每一对母子,都是生死之交。

那一天,为了孩子的生,她独自面对死;

这一天,因为孩子的死,她几乎放弃了生。

2009年,媒体计算出,中国或达2000万父亲和母亲成为失独者。

这些经历了超负荷心碎的失独父母,丧失了生活的勇气和本能。

二胎对他们来说是一种救赎,更是遗世独活最后的一点支撑。

孩子死去,余生只剩煎熬

2008年5月12日,一场地震夺走了68712人的性命,其中有8000人来自独生子女家庭。

傅广俊的儿子就是其中之一,在确认儿子遇难前,夫妻两整日坐在政府安置灾民的板房里。

为了活下去,夫妻俩互相哄骗,他们猜测儿子可能去的每一个地方,幻想着有一天,儿子像往常一样破门而入。

等待的时间,滴滴答答,每一分每一秒都异常漫长。

从5月到10月,150个日夜,3600小时,216000分钟,经过绝望的人才会懂什么叫做度秒如年。

儿子确认遇难的消息打碎了所有幻想,只剩下沉寂,夫妻俩对坐着,互相不看,看一眼就生裂裂疼,尖厉厉痛。

2018年11月30日,马航MH370失踪事件调查组正式解散,这一消息给154名中国乘客的家庭宣判了死刑。

他们的爱人、父母、儿女再也回不来了。

文万成和李继平唯一的儿子也在那架飞机上。

飞机失踪后四年来,66岁的文老爷子不断往返于济南和北京,拍摄10个硬盘的影像资料,只为了证明儿子还没死。

他一次次给儿子的手机充值,最高充值3000元,他害怕哪一天孩子要打电话给自己,却停机了。

夫妻俩不停得给孩子打电话、发微信,而电话那头永远是关机的提示音,微信永远等不到回复。

他们说:

“关机总比停机好,迟到总比不到好……”

马航宣布调查组解散,让这一切都变得毫无意义。

可是,谁又能要求一位父亲,放弃他的儿子呢?

这世上最深的悲哀,莫过于父母还健在,孩子却先行离开了。

孩子的去世,对父母来说,是整个世界的颠覆,再也回不去了。

潘老师的儿子去世时年仅35岁,儿子走后的第四天正好是农历春节。

从此以后,节日的喜庆、晚会的欢闹、邻居的祝福,都与他们毫不相关。老两口一边流泪,一边静静地给儿子收拾遗物。

偶然间,潘老师发现餐桌上有儿子去世那天吃剩的馒头,他用保鲜膜小心翼翼地把馒头包裹起来,放在抽屉里,5年来,馒头一直没变坏。

潘老师和老伴的生活,也像那半个吃剩的馒头一样,永远停在了儿子去世的那一天。

《人物》杂志,在采访马航MH370失联乘客家属时,写下的一句话屡屡让人泪目:

“等待的日子看不到终点,有时候觉得快乐已是一种背叛。”

对于失去孩子的父母来说:

人世间的喜怒哀乐都与他们无关,时间停止了,余生只剩下煎熬。

这不是求子,而是求生

夜深人静,万家灯火,思念蚀骨,最难将息。

调查显示,60%以上的失独父母存在较严重的心理健康问题,其中,有自杀倾向的达到38%。

失独父母心理极度脆弱,一旦触景生情,就容易走上绝路。

在电影《天长地久》中,就描写了这样一对夫妻:

丽云和耀军夫妇有一名独子叫刘星,刘星12岁时,被同伴不小心推到水下,溺水身亡。

一场意外,带走不仅仅是孩子的生命,更是夫妻两的生存的希望。

更可悲的是,丽云早年曾意外怀孕,因政策不允许被迫流产,落下的终生不孕的后遗症。

孩子离世,自己又不能再怀孕,在绝望之中找不到出路,丽云选择了自杀。

现实生活中,二胎成了失独父母孤注一掷的出路。

女儿车祸去世后的第四年,徐丹和丈夫选择了做试管婴儿。

在那之前,徐丹完全不能工作,女儿房间里,永远摆放着她最喜欢的冰奶茶,衣柜里挂满了她最爱的裙子,很多都是徐丹在女儿去世后买的。

徐丹每天都要轻轻地抚摸着女儿的衣服,和她说话,仿佛她从不曾离开过。

这样的日子,哪里是生活,不过是活着罢了。

幸运的是,4年后,徐丹终于在阴暗中找到出路,重新踏上“求子”之路,虽然不知道结果如何,但这个决定本身就是一种解脱。

徐丹望着女儿的照片说,“这不是求子,求的是余生活下去的勇气”

人类的一切疾苦,希望是唯一有效的治疗方法。

二胎是换一种方式来爱逝去的孩子,更是失独父母的一种自我救赎。

疼痛虽然不会随着新生儿的降生而消失,但至少给了他们继续活下去的勇气和希望。

直面伤口,才能彻底治愈

父母的爱是伟大的,也是无解的。

很多失去孩子的父母拒绝生二胎,更拒绝面对孩子去世的事实。

在电视剧《我们与恶的距离》中,乔安就是一位痛失爱子的母亲。

为了怀念儿子,她不允许任何人动儿子房间里的东西,把自己变成了一只浑身尖锐的刺猬。

在公司中,她是人人畏惧的魔鬼总裁,底下的员工苦不堪言。

在家中,她是易怒的母亲,是神经质的妻子,丈夫长期住在公司,女儿更是直言“最讨厌妈妈”。

乔安试图通过这种方式来缓解丧子之痛,抚平流淌于血管之中的悲伤。

但一切都是徒劳,午夜梦回,儿子的点点滴滴再次涌上心头,她只能靠酒精麻痹自己。

常年与悲伤、愤怒和酒精为伴,丈夫都忍不住说她:别忘了你还是个母亲。

可是,母亲却永远失去了他的一个孩子。

最后,丈夫带着乔安再次来到儿子遇难的戏院,回想起当年的场景,乔安抱着丈夫痛哭流涕:

如果当年我没有离开他,如果我在他身边,就算救不了他,跟他一起死也好,我过不去啊····

痛哭过后,乔安心中的郁结终于解开了,她放下了心中的内疚、自责,开始了全新的生活。

世上的悲伤有千万种,最心酸的莫过于白发人送黑发人。

世上的遗憾有千万种,最后悔莫过于“我本可以”。

太疼的伤口,你不敢触碰;太残酷的现实,你不敢直视。

然而逃避、遗自责、悔恨都无法治愈心中的伤痛。一句话、一件衣服,一句“爸爸妈妈”,就会让你溃不成军。

只有直面心中的伤口,才能得到治愈。

带着爱向前走,且行且珍惜

《寻梦环游记》中说,人的一生有三次死亡:

第一次是生物学的死亡,第二次是社会宣布你死亡,第三次是最后一个记得你的人离开人世。

只要有爱,生与死之间并没有距离。

如果我们不可避免地遭遇了亲友的离世,请把悲伤化为爱深埋心底,带着这份爱,和身边的人共同携手,认真过好每一天。

香港著名主持人梁继璋说,“亲人只有一次的缘份,下辈子,无论我们爱与不爱,都不会再相见”

世事无常,哪有什么来日方长,很多人都是乍然离场。

我们无法永远把所爱的人留在身边,所以更要珍惜和他们在一起的分分秒秒,珍惜陪伴在旁的每一个人。

给父母打个电话拉拉家常,和爱人说一声“我爱你”,夸一夸那个经常被你嫌弃的孩子。

切记,时间不等人,人心不留人,相离莫相忘,且行且珍惜。

-图片来源-

-作者-

子曰:《娇娇妈》特约记者,文字爱好者。柔弱中蕴含坚毅,善良中藏着锋芒,愿用文字温暖生活。娇娇妈(ID:jiaojiaoma8)。

最新文章
推荐文章

热门标签

乖乖儿网-中国母婴行业门户网站

Copyright © 2007-2030 版权所有 备案号:粤ICP备10054560号-2 联系QQ:2170454539  邮箱地址:2170454539@qq.com

声明: 本站文章均来自互联网,不代表本站观点 如有异议 请与本站联系